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远诺」在记忆里寻找明天Ⅳ

“木头哥哥,你还没告诉我,我们要去哪里啊?”
尤诺抱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微微仰着脸,看尽远走来走去收拾东西。
方才挂完最后一支点滴,医生说可以回家修养了,尽远命他好好呆着,自己忙前忙后替他张罗。
听到尤诺问话,尽远走到床边,牵过尤诺刚拔掉吊针的手,看胶布有没有殷血。
尤诺的手从来是细皮嫩肉的,这段时间不停的打点滴,针孔在手背上,颇有些骇人的,尽远却只觉得心疼。
“去我的住所,你还没完全好起来,需要休息,住在我家,我可以照顾你。”
尽远顺了顺尤诺金色的头发,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
“那,我爸妈呢?我哥哥呢,我哥哥是不是快回来了?”
尽远闻言一惊,自己竟把这事忘记了。
尤诺的记忆回到了八年前,正是伊恩出事之前,尽远记得不久之后前方就传来了消息,尤诺执意跟随同去,刚好目睹哥哥的死亡。
这件事对尤诺的影响之大,尽远素来不敢想象,在西部荒原的时候,尤诺几乎终日以泪洗面,少有清醒的时刻。
尽远陷在回忆里,面色越发凝重,眉头也不由自主的蹙起。
尤诺看他脸色不好,越发担心害怕起来,
“木,木头哥哥,我爸妈怎么了吗,还是我哥哥?他们怎么了吗?”
尽远被尤诺颤抖着的声音唤醒,身旁的小人眼里流露出恐惧,
“不,没有,领主和夫人有重要的公事处理,他们在你昏睡的时候来看望过了,夫人很担心你,但是实在走不开,一再嘱咐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至于你哥哥的事,我不太清楚,你别太担心,等他回来吧。”
“真的?”
“当然是真的,怎么,不相信我啊?”
尽远揽过尤诺的肩膀,小小的一只直接填在自己怀里。尽远把头轻轻搭在尤诺肩膀上,捧着他的手又是一阵心疼。
“头还疼不疼了?”
“嗯……还有一点。”
尽远嗅了嗅金色的发,细细看尤诺额上的伤口,绷带已经拆掉了,医生说脸上的伤不会留疤,这些时日也的确见好了,尽远却还是不放心。
“要躺一会儿吗,是不是坐太久了头才会疼的?”
“没有啦不是啦,哎呀哎呀木头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尽远愣了愣,忽而笑起来,笑意直达眼底,他收紧了怀抱住尤诺的手臂,轻声在他耳边呢喃,
“好,我们这便回家。”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