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远诺」在记忆里寻找明天Ⅵ

“木头哥哥,舜殿下是你喜欢的人吗?”
尽远端着果盘走进书房,尤诺坐在他的书桌前,无缘由地发问。
“什么?你……”
尽远愣了愣,脚步一顿,随即自嘲般笑了笑,走到尤诺身旁。
“为什么这么问?”
他揉了揉尤诺金色的头发,把头靠在尤诺肩窝轻轻蹭。
“因为你的桌子上摆着他的照片啊!”
“啊?”
“我妈妈说过,喜欢一个人的话,会时时刻刻想见到他,见不到的时候,就把他的照片放在看得到的地方……
喂,你不要笑了嘛!”
尽远渐渐安静下来,伸出手将相框拿起,那是他和舜去年在南国一同拍的合照,舜来他家中的时候要求他摆出来,尽远不甚在意便照做了。
尽远用手轻轻拭去照片上的灰尘,拉开抽屉将相框放进去。
“殿下是我为之效力的人,不是我喜欢的人。
照片摆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你不要乱想,知道吗?”
尽远一边说,一边往尤诺嘴里塞了一个葡萄。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尽远掰过他的脸看他的眼睛,尤诺眼里盛着笑,眼神依旧是近乎茫然的清澈。
“尤诺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尽远不答反问,尤诺被他看得耳尖发红,
“有、有啊,我喜欢爸爸,妈妈,哥哥,还有、还有……”
“还有谁?”
尽远绿色的眸子映着笑,锢着尤诺的肩膀不让他躲,
“还有谁?”
尤诺小脸都红了起来,捂着眼睛拼命摇头不肯说话。
“你先说!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啊。”
尽远答得迅速,把尤诺的手从眼睛上捉下来,
“好啦,别玩啦,该睡觉了,乖。”
语气里的笑意淡了不少。

·

安顿好尤诺,看他吃过药睡下,尽远静静坐在床边,手抚上尤诺的额头。
三个月前,尤诺出任务的前夕,也是在这个房间里,两人吵吵嚷嚷连笑带闹,最后尽远说我要关灯了你快睡吧,转身离开的时候手腕就被人抓住。
尽远回身,尤诺坐在床上,盯着他看了十几秒,房间里安静的过分,
“真的不可以考虑我吗?”
声音似乎微微颤抖着,尤诺紧紧攥住尽远的手,生怕他笑一笑而后离开,像从前一样。
“尤诺……”
尽远不着痕迹的皱眉,低垂视线,尤诺的眼眶倏而红了,
“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行?”
“你明明早就知道我、我喜欢你。”
“我有哪里不好,你要告诉我的呀……”
“尤诺!”
尽远抬起眸子,却被面前人满脸的泪水唬住,
“你、你别哭啊。”
尽远手忙脚乱要先纸巾给他擦眼泪,尤诺拉住他,不让他动。
“木头,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
我明天就要跟着瑞亚姐去做任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你答应我,等我回来,给我想要的答案,好不好?”
尽远被他径直的目光盯得说不出话,
“你答应我吧……拜托、求你……”
尤诺声泪俱下,尽远愕然,认识他八年,这是第二次见他哭的这样难过,第一次是伊恩去世的时候。
“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
尽远轻轻抱住他,
“你不要哭了,乖。”
尽远没想到,尤诺回来的时候,事情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他失了记忆,在京城中只认得自己。他额上的伤痕让尽远心疼不已,乖巧的模样更是招人喜欢。
“再等等,等你恢复了记忆吧。”
尽远替尤诺整理好被角,缓缓俯下身,在他额头轻轻一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