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家国天下


“别害怕,等我回来娶你。”

在她的记忆里中,有三个男人对她说过这句话

第一个是宽厚善良的大师兄,脱下戏服毅然参军,国难当头之时胸腔中正义之火熊熊燃烧,有志青年义无反顾冲上前线,临行前他眼角湿润,捧着她的脸说,“等我回来。”
她虽是从未料到师兄对自己怀有这般情愫,却也不可避免为之担忧着。
直到最后一封出自其战友的信件被她颤抖着抓在手里,那人战死沙场的消息才算落了地,他同她都已没有亲眷,彼此是世上最后的依靠,她无可选择的面对这噩耗,一遍一遍用“为国捐躯”麻痹自己,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终于明白从此只剩她一人在凶险的道路上前行,但是,她不后悔。

第二个是那不可一世的“魔王”,他们兵戎相见,本是出于各自利益进行合作,却在意料之中互不信任。尔虞我诈,烽火硝烟,华丽的戏服之下早已不再是昔日单纯为艺术献身的她,国破家亡,婉转的歌喉失去了歌唱的气力,家破人亡,她拾起师兄未完成的信念,接替他走在坚定救国的路上。
乱世出佳人,战争的打磨让她外柔内刚,纵使那人飞扬跋扈,剑拔弩张,竟抵不过她一腔无情作柔情,以她身旁为难寻的温柔乡。醉影里喃喃一句“我爱你”,情迷意乱,百依百顺,甚至心甘情愿为她付出生命的代价。纵有不忍,肩上的重担时刻提醒她,一旦心软,不做亡国奴的信仰就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后来那人携了家眷逃遁国外,自此下落不明,她无意找寻,也无从寻找,天地苍茫,故人自有归处。

第三个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他们有着一样的希望,誓死报国的信仰,他们身体里流淌着一样滚烫的血液,胸口跳动着一样炽热的心脏。他刚强坚忍,凌厉威严,头可断,血可流,唯国不可亡,民不可欺。他似将生死置之度外,似全无所谓乌鸟私情,却在昏迷之中牵住她的手,低唤一声“别走”,她看着男人冷峻的面容掩藏不住的痛苦,转身泪如雨下。如果他们不是相遇在这样的世道中,必将拥有一段美满的姻缘,只可惜世事难料。
如今这唯一一个令她刻苦铭心的男人站在通往死亡的路口向她道别,她多想任性的挽留,想央求他别走,他们都知道,毫无作用,大势已定,别无他法,只求彼此珍重。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用八抬大轿,娶你进我家门。”

如果有来生,别再让我们有这样遗憾的相遇。




亲故们如果有喜欢民国,又有写作欲望的
如果不嫌弃 可以选择尝试一下把它补充完整
这是个不算简介不算梗概不算前言的片段
八月份写的 到今天还是舍不得扔
应该是看老九门而来的灵感
随后第一次被吓醒的一个梦坚定了信念
但是能力有限只是想出来大概
梦回民国谱一段热血传奇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是的我是在胡扯,毕竟在梦里我被日本人用极其残忍的方法杀死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