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如果再次相爱的话【壹】

——我喜欢过一个男孩,他也喜欢我……
——然后呢?

*****这里碎碎念,根据自己生活有的创作欲望,文科生和理科生相遇相恋又相离的故事,会尽力去做好的,不会太长,淡淡的青涩味道,让我又想起你





『00』

我叫沈奕童,25岁,建筑设计师。
我十八岁离开故乡,只身前往南方一个大城市学习发展,七年里能回家的时间并不多,一个人打拼的日子辛苦也充满希望。
而我现在拖着行李站在不算久违的这座北方二线城市的机场,挑起墨镜看着眼前向我跑来的那个女子。
她笑靥如花眉眼明媚,齐腰长发柔顺飞舞,肩上是最喜欢的轻巧背包,身着轻便简单的运动装,脚下踩着色彩亮丽休闲漫步鞋。
她跑到我面前,送上大大的拥抱,她是吴覃,我认识她十年,这次回家便是为了参加她的婚礼。
驱车前往市区的途中,她情绪很好,主动讲起和未婚夫的许多浪漫琐碎细节,她嘴角上扬,我却在笑容里恍惚神思,仿佛又看到十年前高中校园花架下长廊里眉飞色舞谈论另一个男生的那个女孩。

『01』

十年前那个炎热的初秋,艳阳高照的,吴覃独自步入那所名扬四处的高中学校。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环境,让人心生不安。校园很大,坐落着未曾谋面的教学楼,树荫里阵阵凉爽,带不走心中燃烧的紧张。
一步一步靠近教室的时候,吴覃身前是一个挺拔的男生,有着利落的短发和干净的衬衫,他身影迅速闪进教室,吴覃原地懵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走进去。
吴覃随手放下背包,然后就认识了我。我们来自不同的学校,初次相遇并没有一见如故的错觉,那一年的她头发在长长,笑容挂脸上,如她的名字一般勇敢而坚强。
老师出现的时候吴覃才发现,前座正是楼梯上那个背影很养眼的男生,他讲话的生音没达到低音炮的标准,却足够清澈,他转头的瞬间没有明星的惊艳,却在若有若无的浅笑中透出一丝温暖。
然后她轻拍我,语气里添了欣喜,
“嘿,你看那个人,长得还不错诶!?”
我顺着她目光看过去,是从前不同班的同学,成绩是很好的,长相么……将就吧。
我告诉吴覃,那男生叫田昫宸,是一只纯种理科学霸,她竟状似有些失望,但很快地转回过头去,因为田昫宸转身递过来一叠登记表,和她说,“请往后传一下。”

——————————初遇———————————

『02』

我曾经一度相信,我和吴覃一定是上一世有缘才得以今生相见。她不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却是不可或缺的那一个朋友。我们虽然并不相像,她可爱的张扬,我习惯寡言;但我们总可以互相理解,相濡以沫。
吴覃心里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女,读各种各样浪漫主义的爱情故事,为各种各样的男女主角微笑流泪。她一度希望有一个小说里走出的人作她的男主角,陪她在青春这条河里戏水徜徉。
然后她遇到了田昫宸,我不知道这究竟算是她的幸运,还是莫大的不幸。
我和田昫宸不过点头之交,却在吴覃的威逼利诱下厚着脸皮扯话题,大概是对我的战斗力完全失去信心,吴覃不久后就撇下我开始了自己行动的慢慢征途。
在我的印象中,小说里的男主角都应该有很好的家世背景,很高的素质修养,还要有让人一见倾心的帅气面庞。只凭最后一点,田昫宸就和想象中差了不少。他不是一个很在意长相的一个人,或许是因为自身的亮点并不在此,所以不加修饰,更显得整个人有点不够精神。他不像吴覃那样喜欢张扬,喜欢很多人注意自己,他有点内向,话也不多,和吴覃差别很大的。
可是偏偏,我至今也没能理解,这样一个似乎只有成绩拿得出手的田昫宸,到底是哪一点迷住了当年灵秀的小姑娘吴覃。

——————————友谊———————————

『03』

那一年秋天的某一个下午,机缘巧合吴覃和她新晋男神得以同路回家。在场群众表示当天吴覃姑娘异常安静矜持,浅笑挂在嘴角,侧颜飙升新高度。
后来因为这件事我笑了她整整一个星期。
很神奇的,平日里吵闹的吴覃在男神面前分分钟脱胎换骨,一改小魔女形象,摆出大家闺秀的样子来。
田煦宸的出现让吴覃快要忘了我,从前两个女孩子肩并肩回家的路变成三个人,然后又变成两个人——我主动退出了。
我一直觉得吴覃有一种魔力,让身边人都不顾一切想要靠近,环绕在她周围,簇拥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公主。我也曾经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有那么多人喜欢她,那么多人主动和她交朋友。
我不知道吴覃用了什么办法拉近了她和田昫宸的距离,直到有一天吴覃发给我他们的聊天记录。
我已经忘记了她让我看记录的初衷,唯一深刻印在我脑海中的是截图显示的时间:00:56。
吴覃的夜猫子属性我是知道的,没想到田昫宸竟然陪她玩的这样放肆,我不无惊诧的感叹,“你们才认识两个月啊!”吴覃却异常兴奋,拉住我坐下,打开了话匣子。
我问她田昫宸究竟有什么好,她只会捂着嘴偷偷的笑,声音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个八度,“就是好嘛,哪里都好,成绩好性格好身材好,笑起来好看,手也很好看,讲话时候还特别温柔!”
我不禁失笑,这是我认识的田昫宸吗,印象中的他不苟言笑、沉默寡言,偶然遇到最多点头示意,大多时候却也只是擦肩而过,至于吴覃口中有关他的一切,我是无福消受的。

——————————特别———————————

『04』

我们的高中有几十年历史,校园不算太大,多处绿树成荫。
传说中的谈恋爱圣地平凡的让人无奈,藤蔓遮掩缠绕,阳光在缝隙中投下晕影,不远地方是一池清水,天气暖和的时候会活泼的小鱼自在畅游。这地方叫“沁园”,不知是单指那一潭清池,还是包括了素雅的花藤密道。
吴覃拉着我欣赏风光的时候嘴里叽叽喳喳不停地说着话,正值午后休息,却真有浓情的男女朋友在花下密谈,声调高还不肯减小音量的吴覃惊醒梦中人,即刻招来不满。我拉着她试图快些走过是非之地,吴覃目不斜视一脸正直的做着让人咬牙切齿的事,我不禁失笑,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魔女,也不怪那么多人喜欢。
“这些情侣简直胆小到不行,我才说了几句就吓得和什么似的,烦我出声啊?那你倒是出言让我闭嘴啊,又不敢说,这么怂的人怎么找的女朋友?”
“是是是,那你不怂,哪天你和田昫宸卿卿我我的时候我也带人过去,等着你让我闭嘴!”
“喂沈奕童你不要乱说哦!我那么单纯怎么可能喜欢别人的?”
“少装了姑娘,你发红的脸颊透露了真心,你不再爱我了,选择去爱他了…唉最毒妇人心呐……”
“沈奕童!!!这时候你倒是会说话了?”
我们一前一后跑在温暖的道路上,你追我赶笑容飞扬,讨论着那些让人欢喜的话题,仿佛最好的时光就会定格,最好的我们永远也不会变老。

——————————回忆———————————

『05』

“沈奕童!!!”
刚下第一节课就被喊出去,我有些纳罕自己何时竟这般受欢迎了?
等着我的是以前的同学,一脸神秘兮兮的笑容,拽住我就往一旁凑。
“哎哎哎据说你那个好朋友和田昫宸在一起啦?”
我一头雾水,好朋友是指吴覃么,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和田昫宸在一起的事啊,我摇头,迎上那人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哎呀,这么大的新闻你都没听说,朋友怎么当的呀,算了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走了~”
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我有些哭笑不得,大概自己就因为总是这样抓不到别人想要的重点,才无法收获很多人情关系吧。
那件事我没有问吴覃,她想说的时候会来告诉我,我颇有些自嘲的笑,这样普通的一个我,会不会有人觉得能和吴覃做朋友是我太有福气呢?原来人们都喜欢那样的女孩啊……
班级里气氛有些奇怪。
好像很多人都知道了吴覃和田昫宸不可告人的关系。也无怪大家都在谈论,当事人却面无异色,课堂上回答问题的时候,课间休息聊天闲侃的时候,午休时间完成作业的时候无不凑在一起,吴覃灿烂的笑脸阳光下美得不像话,身旁男生嘴角淡淡的笑,目光柔和清澈,落在女孩微翘的发梢。
这样一看,倒是蛮登对的,郎才女貌么。
面对满天飞的传言,吴覃不知作何感想,两个人甜甜蜜蜜的日子一过就是几个月,下半年的时间消失快的令人发指,还没来得及收藏的点点滴滴随着时间就被收进过去,那年那天那么美的人就这样活在回忆里。

———————————流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