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如果再次相爱的话 {贰}


『06』

期中考试结束那天吴覃红了眼眶,我认识她几个月第一次见她露出笑容之外的表情,却不想除却笑容就剩下泪水,不觉有些无措。
不知是福是祸,根本不需要我陪伴她安慰她,早有人递水递纸巾,那一刻我终于相信,田昫宸和吴覃就算没在一起,早晚也会在一起的。他们那么般配,又是那样互相喜欢着,这样的感情让人格外珍惜。
田昫宸坐在她身边,也不多话,时不时轻拍她的肩,在耳边低语,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我是被迫和田昫宸换了座位,听着前排溺死人的“别难过了,别哭啊,以后我教你,有什么问题咱不怕,咱解决了不就好了?”
我和新同桌相视却难笑,嘴角的弧度有些苦涩。
吴覃只是伏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臂弯里,难得这般安安静静的,男神的安慰都治愈不了的忧伤。田昫宸一点也不急,一样安安静静陪她坐着,翻看自己的书,目光不时落在吴覃身上,眼神是沉稳而温柔。
那天的最后吴覃抬头,红红的眼眶让田昫宸轻笑出声,伸手给吴覃顺毛,柔声细语的安慰着。吴覃一开口,声音带了哭腔,埋怨男孩嘲笑她,威胁他记得说过给自己补习的话。田昫宸自然点头称是,面色如常提着吴覃的书包冲我点头示意,我就默不作声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里。
吴覃从始至终就没想起过我。
这个重色轻友的丫头。
亏我还提心吊胆想了一下午安慰她的话。
想着想着,我也笑了,祝福他们吧,吴覃那么好,会很开心很快乐的。

———————————恩爱——————————

『07』

不久后吴覃买了零食在午休时间把我唤出去,她俊脸微红,仰着头天真的问我,
“你说田昫宸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奶茶里的椰果一下哽住我的喉咙,我摆手去一边咳嗽不止。
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平日里那么会吸引眼球,到这种事情上倒变得小心翼翼,我坏笑看她,
“想知道就自己去问,他不会拒绝你的嘿嘿嘿……”
看她羞红了脸,扑着上来要打我,
“沈奕童你和谁学的这么不正经了!!??”
又是笑作一团,她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答。其实我在心里认真的回答她了,她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田昫宸的告白就在不远处啊。
吴覃还是不够耐心,她选择的方式让人乍舌,我始终觉得过于铤而走险。
那时候十二月即将来临,彻彻底底的冬天让人心里也趁着风寒。
吴覃凭着出色的交际能力勾搭了隔壁班的物理课代表,我眼睁睁看着两人从见面擦肩而过到课间在走廊里热络谈天,叹口气,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吴覃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总有让别人注意到她,甚至于总有办法让别人越来越在意她,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女孩蛮可怕的,有时候我庆幸自己不是男孩子,否则命运也一样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吧。
不知道吴覃是假戏真做还是故作姿态,已经快一个星期没和田昫宸好好说过一句话了,有事没事就发呆,一下课就往外跑。
田昫宸最初面不改色,还一如平常问她那男生是谁,得到模棱两可的答案他也有些无奈。后来被吴覃晾了几天大概也激起了气,索性正式开始冷战。
我却是害怕的不得了。
找吴覃,她不是忙着准备征文比赛就是忙着和隔壁班小帅哥讨论物理问题。
找田昫宸,他又恢复了高冷的面孔,问什么都爱答不理的,吓得我出一身冷汗。
这两人各自逍遥快活,我夹在中间心神不宁,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不到两周,十二月就快过半,所有人期待着的圣诞节快要到来了。

———————————危机——————————

『08』

阶段测试如期而至,我也收了心,没时间为那两人的事着急上火。吴覃的作文比赛指日可待,田昫宸一如既往不多话,日子总算是消停了一会儿。
一阵忙碌结束之后,距离圣诞节只有三天了。天黑的越来越早,这几日放学吴覃装作自然地和我一道,我也假装不知情,听她说个不停。
我试图和她聊聊,她却绝口不提田昫宸,我谆谆善诱只得到她一句
“他不在乎就算了呗”
话里根本藏不住难过委屈,我只有叹气,
“为什么不去和他说呢?”
“凭什么我先开口啊?他要是主动来找我我就听他的,他不来就算了。”
吴覃冷哼一声,甩甩头发加快了步幅,我不明所以,回头去看,田昫宸在一群男生女生之间缓缓走着,目光跨越人群停留在吴覃身上。
我原本想要上前去追吴覃,却不料身后同学们喊了我的名字,我只好拖着愤愤的吴覃等大部队跟上来。
同学们把我拉到人群中,有意无意把田昫宸和吴覃孤立开,两人一前一后谁也不理谁,却在出校门瞬间,田昫宸拉住吴覃就上了过街天桥的电梯。

———————————前奏——————————

『09』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我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好奇的事情,我追着吴覃问过不下五次,她貌似真的不想说太多,我也只好作罢。
那天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得出吴覃和田昫宸在一起了,明目张胆的有机会就要凑到一起,两个人在一起一整天都有说不完的话,讲着讲着题就能跑偏到假期一起去哪里玩,聊着聊着天就开始互相动手动脚,旁观者苦笑地装作视而不见,每一个靠近的人都像是闪光的灯泡。
吴覃拉着田昫宸观摩演讲比赛,田昫宸带着吴覃私闯化学实验室。那些平凡又深刻的时光缝隙里,吴覃捧着散文集坐在图书馆楼梯上,田昫宸姗姗来迟,赔罪似的递一杯暖胃的奶茶,坐在女孩身边,翻开厚厚的《有机化学》,两个人互不打扰,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抬头侧目,身旁就是心尖上的人,让人欢喜,忘了所有忧愁。
清晨午后,阳光微风,两人肩并肩走在校园每一寸土地上,教学楼前、篮球场外,一个是主讲,一个是主听,时而默契十足相视一笑,时而一前一后嬉闹调笑。
黄昏夜半,天幕星辰,专属于两个人的蜿蜒小路,有人陪在身旁黑暗中恐惧的心情无处而遁,趁着夜色偷偷牵起的手,唇边迷人的弧度掩盖不住胸口心脏扑通扑通跳动,年轻的两颗心悸动欣喜慢慢靠近,黑暗无边却选择义无反顾。

———————————甜蜜——————————

『10』

快活的日子在眼眸中闪过缤纷的幻影,第一学期的结束颇有些草草收场的意味。
早有人制定好假期出游的计划,等我想要约吴覃逛街的时候她“档期”已然排满,推掉聚会陪我漫无目的地压马路。
我问她有没有约到田昫宸,她撇嘴,那人忙着奔赴辅导课,不知道什么时候空闲。
“诶吴覃,下学期就要分文理科了啊…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呐…田昫宸是要学理的吧?”
“嗯,那么学霸的人一定是理科班男神有木有!”
“那你呢?”
“我应该会去学文吧……毕竟数理化什么的一窍不通?”
我看她一眼,漫不经心的样子,
“那你们岂不是就要分开?”
“为什么分开啊?理科班能有我这么好看的女生么,就是有,他田昫宸要是敢随便勾搭妹子等我回家收拾他!”
她还是那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注意到我的目光,夸张地退后两步,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怎么了我谈恋爱你谈恋爱啊,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忧心忡忡什么啊?
再说了,理科班不是还有你么,有你在,帮我看着他别让他和别人走的太近,我就不担心啦!”
我不知道是她盲目自信还是我过于紧张小心,她对未来的丝毫不担心甚至于满满的憧憬却引起我心里更为隐晦的不安。
原本就已经算是早恋,吴覃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将来分班就要拉大距离,谁能保证离开之后还能如胶似漆呢?更何况吴覃这样的性格在哪里都引人注目,会不会遇到某一个追求者合自己口味,就把田昫宸放到一边了呢?我没办法让自己从忧虑的怪圈里走出来,尽管我所面对的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分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