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如果再次相爱的话 {叁}


『11』

再一次见到吴覃是开学前最后一个周末,她邀请我去家里吃饭。
吴覃妈妈的手艺很好,吃过午饭急着出门办事就匆匆离开了,留下我和吴覃在家里开着暖气谈天说地——唯独不聊学习。
吴覃说假期里她单独和田昫宸出门过一次。春节前的某一天下午,田学霸翘掉了辅导课陪她看电影。
吴覃说起这些的时候没有平日里一点小互动就带起来的激动,平淡的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我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竟然叹口气,笑容都没有了。
“我突然发现我们俩之间距离越来越大了。
不是外界的距离,是心里的距离,是各自内心想要的未来太不一样,他可以活在数据里但我会疯的,我希望一辈子在童话故事里但他觉得幼稚。
你说的对,沈奕童,我好像真的想的太简单了。
我那天把你问我的问题问了田昫宸,他的回答和你如出一辙,可能你们的想法才是正常人都有的想法吧。
但是我很喜欢他啊,尽管我们认识到现在也不过五个月而已,尽管我们有不同的爱好不同的追求,但是我很清楚我喜欢他这件事的真实性有多强,你能理解那种只要他在我面前什么都不做我都能看着他看整整一天的心情吗?我就是这样疯狂的喜欢他啊……”
我一时无话可讲,定定的看着她,随手拿起铅笔在白纸上写两个人的名字。
“但是我开始不确定他怎么想了。
你之前说他高冷,说他惜字如金,我最初感觉到过,最近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们那天走在路上谁也没说话,我有点累了,他就沉默着慢慢走。
好像我们俩之间永远只能是我主动去做些什么,他会很温柔的配合但是绝对不会主动一点。
那次冷战其实我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最后他的漠不关心简直太可怕了,我当时就开始怀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和他分道扬镳,他是不是也这样云淡风轻就算是结束了,他到底有没有感情?
……”
我不记得说到最后吴覃有没有哭,只是她脸上表情越来越差,夺过我手里的铅笔,把写着“吴覃×田昫宸”的纸撕的七零八落,我真的以为,这一次他们要结束了。

———————————距离——————————

『12』

开学之后的生活马不停蹄,每个人都有着忙不完的事情要做,每一天的时间都不够用,日益沉重的压力无形之中无限增大。
挨过了开学测试,挨过了阶段测试,等我重新有精力关注吴覃和田昫宸的时候已经开学快要一个月了。
两人依然旁若无人地腻在一起,吴覃的笑容一如既往阳光灿烂,田昫宸的温柔也一点不少。外堂课总是步调一致说说笑笑,篮球场外挥舞手臂的女孩总是确定的一个人。
如听天书般的物理课上田昫宸会轻轻戳前排的女孩,心身疲乏的语文课吴覃对着男朋友滔滔不绝的讲。
他们的故事很大一部分是我所不知道的,吴覃是我的朋友,她却不是一个什么事都会拿出来分享的人,我尊重她的方式,也不会过多打听她和田昫宸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些只想自己知道自己珍惜的事情吧。
田昫宸对我的态度明显有着好转,从最初的点头之交到现在以哥们相称——我其实不是一个男孩子气的姑娘,我也不懂为什么就变成田昫宸口中的“这是我哥们……”他真的是一个话很少的人,我们之间除了讨论学习上的问题,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聊有关吴覃的话题。我渐渐开始理解他对于吴覃的看法,不得不说我们在某些方面如吴覃所言有些相像。
他们的重归于好得到了我真挚的祝福,无论如何两个人都能够快乐就应该是很满足了。
时间不等人,伴随着纷至沓来的各种考试,我又没心情去关心他们的感情了。

———————————过渡——————————

『13』

好景不长,吴覃和田昫宸分手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正顾着学生会竞选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尽管耳边的八卦消息层出不穷,听到走过吴覃的这一条还是让我怔住几秒钟,现实所迫我没办法去刨根问底,一下课就往外跑的人变成了我,趁着课堂上偷偷看吴覃面色如常,不像是传说中分手那么严重,一直头疼的物理课也认认真真做笔记,看她心情平和,我也没再多想什么。
让我没想到的是心情不平和的人是田昫宸。
他把我叫出去的时候我足足愣了三分钟,脑子里一片混沌。
已经是三四月份的光景,嫩绿的新芽在蓝天下更显得清新亮丽。
“吴覃是不是又交了什么朋友?”
“啊?”
田昫宸一脸“我很不爽”,我还是很懵,不得不告诉他我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机会和吴覃聊天了,
“我帮你问问好了……
我是你们俩什么人啊还要负责调解矛盾?”
据田昫宸所说,吴覃这一段时间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认识了自称是学校高二年级的一个学长,已经好几次中午和那人单独出去吃饭,放学后也经常跑到体育馆和那人见面。
我心下一紧,吴覃不就是这样吗,仿佛耐不住寂寞,总是希望取悦别人,希望所有人都把心神投入到她身上,希望成为舞台的中心。
这正是我无比担心的最重要原因,吴覃三天两头跑出去认识新的人,她身边不能缺少了男孩子,这就像是她的一个爱好。但是田昫宸不是这样,任何一个人都很难接受自己的男女朋友身边围着很多人,对方还和这些人暧昧不清。
我抿了下唇,回教室去找吴覃。
正值活动课,吴覃不在教室里,田昫宸吸了口气,拽着我往外走,一直到高二教学楼前那座花藤下,示意我走进去。我不明所以,在外面探了下头,小径里有两个人人,低着头说些什么,一男一女共读一本书,那女生,正是吴覃。

———————————怀疑——————————

『14』

吴覃面不改色看着我和田昫宸的时候,我有一个瞬间恍惚以为是我们偷窥有罪,田昫宸冷冷的看着吴覃,一时间气氛尴尬冰凉。
学长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吴覃和他告别,约定第二天中午老地方见。
我惴惴不安看向田昫宸,他什么都没说,目光明暗不定,眼神里的情绪我看不懂。
“那是谁啊?”
还是我弱弱的开口。
“贴吧认识的学长,高二文科班的,怎么了?”
我嗫嚅着无话可说,吴覃径自走开了,擦身而过的瞬间我听见她喃喃道“你们两个倒是有意思”
田昫宸沉默着站在原地,我不知道是应该追上去找吴覃还是应该陪田昫宸继续站着。
吴覃做的过分了,我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很多次我都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田昫宸么,她已经拥有了,为什么又不满足地去找别的人呢,如果向往暧昧不清的关系,又何必认认真真和田昫宸在一起呢?
我转身走开了,谁也没找,去忙自己的事,我没有义务为了他们两个付出什么,我也不想再为他们两个提心吊胆了。
他们是不是合适,我觉得我有必要重新想想这个问题了。
没等到我静下心来去想,吴覃和田昫宸之间冷战如期而至。
见面只当陌生人的状态和昔日形影不离形成的巨大反差所有人有目共睹。不断有人来问我他们是不是正面临危机即将分手。
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又能说些什么?
他们的问题应该他们自己解决,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

———————————变故——————————

『15』

后来的日子平静又诡异,有句话怎么说,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把那些染上颜色的或喜或忧的记忆碾成碎片。
不咸不淡的,我和吴覃是这样,田昫宸和吴覃也是这样。
我越来越不懂他们,越来越看不清一段感情背后要承载的一切有多么深沉厚重。
还有不到两个月就真的面临分班,我不知道事情到这一步是不是所谓转机,心底里我是希望吴覃快乐的,她的快乐会让田昫宸也快乐起来——前提是那快乐要有他的参与。
不管怎么说,吴覃是我的朋友,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生活中的色彩是她带进来的,无论后来我变成什么样子她变成什么样子,无论有一天我们会不会就此别过,一方有难,另一方终难不在意。
说起来我和吴覃的人生观也不尽相同,如她所言,我会同大多数人一样进理科班,拿着不好不坏的成绩,努力一把说不定还能有或大或小的进步。而她不一样,且不提成绩,她十几年人生里一直期待的是童话故事的美好结局,她一直向往的是命中注定,她活在一个梦里,小时候爸妈帮着编织,长大了就开始自己添颜上色。
有时候我会想,吴覃和我和田昫宸分道扬镳是无可避免的事,那么这一年的缘分让我们相识又相知究竟为的是什么呢?最后的告别是好聚好散还是不欢而散呢?
我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生活里有彼此的日子渐渐的越来越少,冷冷淡淡的,曾经三个人的世界两个人的默契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这算什么呢,大概是我不够通灵,我真的看不透。

———————————殊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