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贰』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逆时针 「01」

吴世勋生在首都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同千千万万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着。
父母是工薪阶层,上面还有一个大四岁的哥哥。吴世勋样貌生的秀气,小小年纪乖巧懂事,街坊邻里没有不夸赞的。
十五岁那年,他随父母搬了新家,颇有些情调的新小区很得母子二人欢喜。
“邻家有个大自己两岁的哥哥”
这个消息是妈妈传来的,彼时哥哥吴亦凡已经在外省上大学,一年里也难得回家。小儿子十几岁正是青春期,多一个伙伴照应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第一次见到朴灿烈是在他家拜访的时候,陪着母亲四处做客的吴世勋早就有些不耐烦,对女人之间七零八碎的话题完全提不起兴趣。两位女主人倒是相谈甚欢,竟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
朴灿烈原本和朋友约了打球,对方情况临时有变,只得郁郁而归。
敲开家门却发现门前站着的是一副陌生的面孔,高挺的鼻梁,狭长的眉眼,肉肉的双唇血色不是很浓,一张小脸近乎透明的白。虽是十几岁少年的模样,却莫名感觉这样的面容应当如旧日里小姐一般养在家里,美得倾国倾城。
并不知晓朴灿烈丰富的内心活动,也没在意他有意无意的打量,吴世勋只是轻轻的点头就转身进了屋。
朴妈妈见状便遣自家儿子带着吴世勋去小区球场玩一玩。吴世勋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参加剧烈运动,朴灿烈却是摸爬滚打一样也没落下。秋日午后,微风轻起,驱散空气中弥漫的燥热沉闷,吴世勋坐在场外眯着眼看阳光下奔跑的那人,
“青春的力量”
皮肤偏白,但是远比自己显得健康,高俊挺拔,完全不像自己病态的瘦弱。他迎着阳光抛球,百发百中,转身站在树荫里对吴世勋笑,一双杏眼流光溢彩,上扬的嘴角勾出好看的弧度,
“这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状态吧”
吴世勋自嘲的摇头。
朴灿烈丢下球跑出来,将一瓶冰过的雪碧递到吴世勋眼前,
“能喝冰的吗?”
吴世勋却不把这样的话算做是关怀,瞥了朴灿烈一眼,忿忿地抢过易拉罐,狠狠的灌了一大口,被混着气泡的冰凉液体呛住了咽喉,偏头咳嗽不止。
朴灿烈冷不丁被他瞪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看他赌气似的灌自己饮料,随即又咳嗽的那样辛苦,伸出手去轻拍他肩膀,接过他手里快要握不稳的雪碧。
“别喝那么急啊,没人和你抢。”
吴世勋没理他。
朴灿烈能感受到吴世勋对球场上奔跑的自己投射的羡慕眼光,再看他面色过分的白,胳膊上肌肉少的可怜,心下便已了然。
朴灿烈把两条长腿伸开,暖融融的阳光描摹他健康优美的身形,他抬起手,轻轻拍吴世勋肩膀,
“其实我觉得你这样就蛮好的,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我妈肯定特喜欢你。
她整天嫌弃我四处疯跑,回家时候总是一身臭汗。
你这样多好呐,看上去呢清新脱俗,再过几年啊就是沉稳儒雅,气质、气质就不一样了。
大家都有不同的爱好嘛,我要是能管住自己的腿,控制往不外跑,我也和你似的晒晒太阳读读书看看报,简直就是优雅贵公子啊,你看,我羡慕都羡慕不来呢,你还不知足……”
吴世勋听他温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流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勾起了嘴角。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