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伍』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逆时针 「03」

稀里糊涂答应下朴灿烈的画像,吴世勋认认真真去完成了。在吴世勋十五岁的那一年里,朴灿烈在哪,吴世勋就在哪,他的画笔也就在那里。他走走停停记录着身前男孩的一举一动,笔下勾勒出朴灿烈愈加成熟的轮廓。
天气渐渐发凉了,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吴世勋蜷缩在家里昏昏欲睡,暖气开的很足,灯光让人变得慵懒。
朴灿烈的电话第一次拨进来就被扣掉了,吴世勋半梦半醒间把手机扔到一边,自己深深埋进柔软的沙发里。
铃声执拗的响个不停,吴世勋有些烦躁,不情愿睁开眼,胡乱揉一把头发,没碰到手机就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
朴灿烈站在门外举着手机,眼睛里盛满笑意,恍若夜空中细碎的星辰。黑色的帽子上落着白色的雪花,融成冰粒慢慢消失。
“世勋呐,下雪啦!
快穿上衣服,我带你去拍照看雪景!”
“啊……搞什么啊,我想睡觉诶。
等一下!是初雪嘛?”
“才意识到啊,不然干嘛叫你看!”
手上换衣服的速度瞬间加快,吴世勋的精神比方才好了不少,仿佛几分钟前还梦会周公的人不是他一样。
吴世勋对于初雪有一种浪漫的执念。
这种执念在朴灿烈看来属于大部分女生。
但他还是在第一场雪下起的午后把吴世勋从睡梦中用不怎么温柔的方式拉扯出来,将他带到雪地里,感受冬天贴近的气息。
相较吴世勋安静地在雪中漫步冥想,朴灿烈一步三颠跑跑跳跳毕竟更为活泼有力。
“嘿,世勋,看这里!”
吴世勋转身就撞上飞来的雪球,白雪打在羽绒服上就松散开,雪球不大,因而不具多少攻击性。
朴灿烈偷笑的空档,吴世勋手心里一捧冰冷的雪毫不客气就甩过去,擦着朴灿烈胳膊飞向身后雪地。
吴世勋朝着雪球飞走的方向追了几步,被朴灿烈从身边拦下,他把吴世勋揽到自己怀里,示意他看镜头。
吴世勋不明所以,还沉浸在扔雪球的快乐当中,笑容很大,傻傻的可爱模样。朴灿烈比他高,故作帅气的表情。
画面定格的瞬间吴世勋仿佛被朴灿烈眸子里的星光闪花了眼睛,他的怀抱温暖的让人迷恋。
那一年智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自拍功能像素其实并不好,少年俊朗的面容在屏幕上有些模糊,笑容倒是不受影响飞扬着。
那是朴灿烈新手机里第一张照片,也是朴灿烈和吴世勋的第一张合照。
模糊的面孔正如迷蒙的情愫,在心里埋下了暧昧的种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