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陆』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逆时针 「04」

吴亦凡大一寒假回家的时候是朴灿烈带着吴世勋去火车站接的。
因为省路费而选择了最晚的一班车,吴亦凡在嘈杂的候车大厅里皱着眉,给吴世勋播通了电话。
电话被接起来,却不是熟悉的年糕音。
低沉的男声刻意放低声音,试探的开口,
“你好,请问是世勋的哥哥吗?
我是世勋的朋友,我叫朴灿烈,和阿姨说好陪他来接你的。
他有点累就睡着了,我们在公交车上,很快就能到车站了,你如果已经到了可以稍等下嘛?”
吴亦凡交待了到达时间就挂断电话,少年的声音从耳畔消失,干净的嗓音让他想起弟弟对朴灿烈的描述。
“灿烈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啊,会给大家带来快乐,遇到一点好事就笑的很开心,会照顾别人的情绪,感觉很好相处诶。
他真的很喜欢运动!整天跑来跑去都不觉得累,篮球打的很好的样子,羽毛球也会,乒乓球好像也会,啊真是,他们家都是练体育的吧?
喜欢打游戏,除了睡觉之外唯一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事情估计就是打游戏了,好吧、水平确实是比我好一点。
明年要参加高考了,看上去朴阿姨不担心他成绩呢,和我出去玩也没有关系的,反倒是妈妈不让我耽误他时间,但是明明就是他主动邀请我看话剧看电影看艺术展览的啊,怎么能怪我浪费他的时间?”
吴世勋在电话那头糯着声音,吞着薯片含混不清的喋喋不休,吴亦凡有些头疼,他能想象到弟弟说起朴灿烈的时候眼神里的快活,听起来这人是一个可靠的朋友。
开始检票的广播把吴亦凡从记忆中拉回现实,拽着行李箱下站台,登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就安顿下来闭目养神,夜晚的火车鸣笛,缓缓开动了。
·
“世勋,世勋!醒一醒,我们要下车啦。”
吴世勋的头靠在朴灿烈肩膀上,两只手还环着朴灿烈的胳膊,朴灿烈轻声呼唤,他才悠悠转醒。
“亦凡哥来电话说他还有很久才能到,你如果还是困,那我们一会儿去车站找个地方再睡,先醒醒,该下车了。”
吴世勋揉着眼睛,手由朴灿烈牵着,迷迷瞪瞪走下公交车,寒风从领口灌进衣衫,不由得一个哆嗦。
“清醒了?”
朴灿烈半含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果然还是大自然的风更有用一点啊。”
吴世勋用头撞他,瞪着睡得发红的眼睛,
“你是不是故意的!”
朴灿烈摸他头,把他拥到身前,
“小心啦,要过马路了!”
吴世勋曾经听别人说,最美的风景是恋人互相依偎的身影。
“灿烈哥,如果我们是恋人该有多好呢?”
吴世勋小声嗫嚅,朴灿烈听不到。
吴世勋小心翼翼,捧着心尖上的美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