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柒』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顺时针 「03」

从生活了四年的那座城市离开,火车站里一如既往很乱很吵,吵的吴世勋心里发慌,想找一个可以安安静静哭一场的地方,最先跃入眼帘的是家的方向。
站在饱经十多年风霜的楼前,眼眶一红便泪如雨下,恍惚着吴世勋竟还以为十年颠簸如梦方醒,仿佛昔日情同手足的他和朴灿烈都不曾变过模样。
妈妈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吴世勋满面泪痕,头发也乱糟糟的,拖着小小的行李箱。
一声“妈”还没有叫出口就先跪在地上,哽咽渐渐成了嚎啕大哭。
吴世勋头脑是不清楚的,只是抱着妈妈一直哭,爸妈不住叹气,软言细语安慰着。
餐桌上全是他喜欢吃的菜,爸妈什么也没有问,只是招呼他多吃一些,嗔怪着他怎么这样瘦。
房间的摆设和他离开时并无两样,妈妈打扫卫生也会认真的抹去桌上的灰尘,吴世勋把自己扔在床上,闭上眼睛,疲惫的感觉才真正涌上心头,他很快便睡熟了,一夜无梦,似乎很久没能睡得这般酣畅。
再次醒来是隔天下午,妈妈在客厅读书,见他走出房间便急匆匆要给他热饭,进厨房之前塞进他手里一大杯热水。
吴世勋身体陷进沙发里,看向厨房妈妈忙碌的身影,她明显的老了,吴世勋鼻头一酸,把脸埋进水里掩饰红红的眼眶,氤氲的水汽蒸的视线一片模糊。
他走进厨房,小心的抱住妈妈,抽了抽鼻子,
“妈……我好想你。”
女人身形一僵,声音微微颤抖,
“你这孩子,好好的说这些干嘛,妈什么时候不想你啊,你也不知道回家看看……
来,把碗端出去,厨房里热,你到外边等着,饭一会儿就好。”
看着儿子的背影愈发挺拔,吴妈妈抬起头让泪水流回眼眶,状似不经意的抹把脸,嘴角重新挂上笑容。
“世勋啊,我和你爸都想好了,以后我们再也不逼你了,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们都支持。
我们活了大半辈子,最大的指望就是你能顺顺利利的,别再折腾自己了,你从小身体就不好,你现在还年轻,这以后路还长着呢,再有个一病一栽的,谁照顾你呀?
我们俩还是希望你去找喜欢的工作,你以前专业水平多高,手生了再拾起笔来熟练了不就行了?咱学了这么多年,走到今天这么不容易,怎么不能有好的发展呀?
至于你和灿烈啊,我们想着,就随了你去吧,你能幸福比什么都强,别为了和其他人怄气让自己过得委屈,你爸也同意了。”
吴世勋一直低着头,妈妈越说越慢,像小时候哄他睡觉一样温柔。
“你听见没有?”
吴世勋又是一脸泪水,看的妈妈别过头去用手捂住嘴,哽咽着责怪他,
“怎么好端端的又哭上了?
这不是什么都答应你了么,
你好好的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那天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温馨祥和像十年前一样,吴世勋没再落泪,却发现父亲眼角湿润,他端一杯酒给父亲,
“爸,对不起,谢谢你。”
男人鬓角的白发比上次见面又多了不少,面容一天天的苍老,高大的身体慢慢的缩水,他接过吴世勋的酒,一饮而尽,看着儿子,荡开笑容,满足而幸福。
吴世勋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并没有告诉爸妈关于他和朴灿烈的事情,只说想换个环境发展自己的事业。
爸妈也没多询问,走的那天帮着收拾了一大包吃穿用度,再三保证不会将他的行踪告诉哥哥吴亦凡,两位老人相携站在楼前,看着儿子远去的身影,脸上笑容灿烂轻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