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捌』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逆时针 「05」

朴灿烈高考那几天,艳阳高照的,温度突然就飙升。
吴世勋早晨定了三个闹铃叫醒自己,跳起来洗漱,胡乱扒几口饭,七点准时在朴灿烈家门口报道。
他自告奋勇的,陪朴灿烈到赶公车,有时候朴灿烈闭目养神,吴世勋也不敢多说话,就睁大眼睛坐在一边,神色沉静,手里紧紧抱着朴灿烈的水壶。
朴灿烈睁开眼看见一本正经的吴世勋,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那么紧张干嘛,又不是你考试。”
吴世勋瞪他,腾出一只手指指他的书包,
“说什么闲话,还不快最后复习一下!
啊真是的你不紧张我都要紧张死了!”
朴灿烈抬手揉乱他的头发,明亮的胡桃眼睛盯着吴世勋有些苍白的小脸,
“放轻松……要对你哥我有信心知道吗?”
吴世勋怔怔的点头,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见朴灿烈微微皱眉,不悦的看着自己,又重新重重的点了一次。
朴灿烈要被他可爱的举动萌化了,在他软软的脸颊上不轻不重捏了一下,一种陌生的感觉涌上心间,温柔的让人贪恋。
朴灿烈考试的最后一天,吴世勋在场外等了一个上午,带着他的画板,坐在不远大树下,把目所能及的景象印在白纸下,太阳一点一点爬到头顶,吴世勋端坐着一动不动,温度不断升高,额头上开始有细细的汗珠,落下最后一笔,吴世勋站起来,霎时眼前一片黑暗,他扶着画板缓了好一会儿,脸上不见血色,又慢慢的坐下。
朴灿烈走出考场,迎上一大捧炫目的紫色花束,藏在鲜花后面的人不肯露出脸,含笑的声音软软糯糯,
“灿烈哥,祝贺你高考成功!”
朴灿烈接过他手中的花,搭着吴世勋肩膀往外走,帮他收好画板,看他苍白的脸和墨色的眼眸,朴灿烈有一股想要拥抱他的冲动,他确实这样做了。
“谢谢你,世勋,我很高兴!”
吴世勋把头靠在他肩上,闭上眼睛,嘴角是若隐若现的微笑。
·
灿烈啊,你一定想不到,这一束紫色的花有个文艺的名字叫做薰衣草。
我若是这样告诉你,恐怕你要眨着眼睛无辜的问我为什么不送给你康乃馨,它是你唯一叫的出名字的鲜花。
但是其实,我多希望你会知道,薰衣草的花语是 等待爱情。
我等不到你的爱,却深深眷恋着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