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玖』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顺时针 「04」

吴世勋在机场久久伫立,最终选择了远离家乡、远离朴灿烈的一座海滨城市。
小时候有一个玩伴来自这个地方,印象里小朋友昂着嗓子讲阳光沙滩、波浪海岸,讲清晨的风湿润轻柔。
飞机上保持沉默的吴世勋想,实在不行就从海边跳下去吧。
站到礁石上的吴世勋却发现,那个跳海的念头被荡来荡去的海风拂去无处寻了。
阳光晴好,吴世勋眯起眼睛看天空,许久不见的澄澈的颜色,几乎是无瑕的云朵,他有点想念压箱底的画笔了。
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焦躁的心情竟平和下来,吴世勋浑浑噩噩飘了三天,飘到海边,吹着风,头脑终于清醒了,身体也感受到疲倦了,开始为未来的生活做打算。
躺在酒店房间整整两天,吴世勋睡过去再醒过来,醒着的时候不停的思考,睡着的时候还是能梦见那个人。
·
第三天的时候吴世勋从床上爬起来,梳洗干净上街去,推开画廊大门。
面容白皙的年轻男人向他微笑致意,自我介绍说,名叫张艺兴。
张艺兴把吴世勋带进画室,看吴世勋全神贯注,海滨风光跃然纸上。
张艺兴没出声,眼神里写满赞叹。
看过吴世勋的资料,丝毫没有犹豫,就与他签下合同,张艺兴声音温和,赞美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你向专业方向发展,一定还会取得更大成就的!世勋,你水平真的很好!”
吴世勋只有谦虚的微笑,不多话,安静的阅读合同,签了自己的名字。
张艺兴把他引到展厅里,走廊两侧挂着出自不同名家之手的作品,吴世勋欣赏着,听张艺兴娓娓道来每一幅画背后的故事。
吴世勋的新工作是在画廊作美术指导,画廊原本是张艺兴和大学时期的好友一起创建的,两人都热爱艺术,朋友沉迷绘画,张艺兴却更为流连音乐,互相渗透和影响,最终张艺兴赞助他开了这家风格独特的画廊。
那人对美术很有研究,一度飞来飞去淘一些精妙绝伦的作品,后来积蓄越来越多,也会挑选名家手笔挂在展厅里。
朋友不久前出国深造,走之前恳请张艺兴不要将画廊转手,张艺兴虽是念及旧情,无奈美术不是专业,短短几个月画廊状态便大不如前,迫不得已招收学员开办绘画课程,应聘广告刚刚挂出去就收获了吴世勋这样的人才,张艺兴很是欣慰。
张艺兴很高兴遇到吴世勋,一方面有人帮忙分担工作,自己对于美术充其量懂个皮毛,吴世勋却是正儿八经的专业人士,另一方面有吴世勋盯着画廊,他就可以有时间钻研自己的本行。
吴世勋对于性情平和,温文尔雅的张艺兴印象也不错,对于首战告捷也倍感幸运。
摩挲着手下白纸的时候,吴世勋不自知的勾起嘴角,曾经充盈着心房的快活感受仿佛又回到他身上,拿起画笔就变成马良,
“你看,朴灿烈,
没有你的生活,我一个人也能很快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