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拾壹』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嗯……世勋儿告白了

逆时针 「06」

朴灿烈的十八岁生日在那年冬天风起时,吴世勋期待着的初雪迟迟没有到来。
吴世勋坐在朴灿烈特地安排的位置上,默默看着忙来忙去和客人打招呼的朴灿烈。
吴世勋手里紧紧抱着一本画册,是他用一年时间为朴灿烈准备的礼物,吴世勋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有一支画笔描摹人生。
晚宴热闹的出奇,所有人都在夸赞朴灿烈如何优秀,祝福他前程似锦。
吴世勋和父母是分开的,他带着笑和身边人谈话,是他最擅长的乖巧的样子。
宴席很晚才结束,朴灿烈已是微醺,拉着吴世勋去外面透气。
月光澄澈,从树叶的缝隙里投下,在树影中勾画出灵动的图案。
路灯的光被街旁的树遮掩的略显昏暗,冷风吹过来,脚下还有落叶翻飞的声响。
吴世勋悄悄瞥身边的朴灿烈,眉眼比去年初见时更成熟了,脸上的线条清楚明朗。
朴灿烈感受到他的目光,浅笑道,
“我的礼物呢?”
“啊?啊!”
吴世勋吓了一跳,急匆匆把画册塞进他怀里,小心翼翼偷看他表情。
画册的内容很是丰富,从平日里信手拈来的简笔画,到呆萌可爱的Q版人物,还有认真勾边上色的水彩,四个季节里神态各异的朴灿烈,会对吴世勋露出笑脸,会在解题时紧皱眉头,作为班长的意气风发,和朋友凑到一起又会插科打诨……
朴灿烈猛然意识到,吴世勋进入到他的生活里竟然已经一年多了,这个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孩子,在一天一天成长着。
三百多天几乎形影不离,他走到哪,吴世勋就要跟到哪,带着他的画板,带着他的一双美丽的眼睛和脸上淡淡的笑容。
朴灿烈看向身前紧张兮兮的小孩,夜色浓重,他却清楚的看见吴世勋微红的脸颊上明媚的笑意,月牙眼弯成漂亮的弧度,目光像月光一般温和澄澈。
朴灿烈伸出手把吴世勋揽进怀抱,听到小孩吃惊的低呼,心情更好了些。
吴世勋渐渐放松身体,任由朴灿烈把头埋在他肩窝,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听见自己的心跳不断加快,一股温热的暖流从心间腾起,包裹着悸动的心和拥抱的人。
“灿烈哥,
我喜欢你。”
嗅着朴灿烈身上啤酒的味道,吴世勋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深藏心底的秘密就这样脱口而出,他苦笑,等着朴灿烈松开手。
“你说什么?”
朴灿烈抱他更紧了些,偏头看他,
“没、没什么。”
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吴世勋深深吸了一口朴灿烈身上的味道,抽着鼻子,眼泪缓缓落下,风吹过脸颊微微发凉,吴世勋无声的流泪,慢慢闭上眼睛。
他看不见的方向,朴灿烈神色清明,拥抱着怀里人轻轻颤抖的身体,悄然叹气。
·
生日会后不久,朴灿烈便重返大学校园,临行前有意无意没和吴世勋告别,站在登记口,回头看了一眼,又暗笑自己多此一举,怎么可能有人出现在那里。
吴世勋作为交换生去美国学习的消息传到朴灿烈那里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吴亦凡云淡风轻的谈起弟弟异国他乡的日子有些难过,朴灿烈几乎是跳起来,
“世勋出国了?他怎么没告诉我?”
急忙给父母打电话问情况,才得知在自己准备高考和步入大学的那段时间里,吴世勋通过学校的选拔决定前往美国的合作学校进行为期一年的素质培训。
朴灿烈有些懊恼,抓着自己的头发,终究什么话也没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