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拾伍』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逆时针「10」

吴世勋回国之后忙着处理学校的事,在高中整理档案再去选合适的大学登记,父母都还有工作,有时候哥哥会陪他一道办各种手续,但是大多数时间吴世勋需要一个人跑前跑后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吴世勋一个多星期没见到朴灿烈了。
朴家几个月前搬走了,新家离原来小区不算近,见面更难了,两位妈妈相邀逛街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吴世勋没去过朴灿烈的新家,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不过,无论是什么地方,只要有朴灿烈在,就足够让人欢喜。
接到朴灿烈发小电话的时候,吴世勋还在火车站——他去考察了外省一所有名的美院,是他一直想去的学校。
那人在电话里压低声音,说是朴灿烈出了点事,精神状态不太好,问吴世勋在哪,能不能过去看看他。
吴世勋风尘仆仆就奔着地址去了。
·
“尹恩熙家里准备送她出国深造,前提是让她和朴灿烈分手。”
吴世勋吹着手里的热茶,有些不明所以。
“是她父母托了关系才得到这个机会的,对方家里有个差不多大的儿子,好像是希望尹恩熙将来能嫁过去。”
朴灿烈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朴爸爸带着朴妈妈休年假去欧洲旅行了,几天没有生火做饭,整个家里显得空荡荡的。
“这个专业出国拿一个学位,将来回国找工作很吃香,换成是谁都不会想要放弃这种机会的,所以她就和灿烈提分手了。”
吴世勋眼神暗了暗,不动声色放下茶杯。
“看来灿烈哥很喜欢那个尹恩熙啊?”
轻描淡写的试探,心里则是揪成一团。
“可能是吧,其实平时大家都觉得是尹恩熙喜欢朴灿烈多一点,现在这样子,大概朴灿烈也是付出了真心吧。”
对方起身拍了拍吴世勋肩膀,
“任务交给你了,我去给你们定外卖。”
·
吴世勋蹑手蹑脚挪到在朴灿烈门前,伸出手小心翼翼叩门,
“灿烈哥?”
窗口吹进来一阵风作为对吴世勋的回应。
“灿烈哥你把门打开嘛~”
屋子里静悄悄的,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了。
“灿烈哥~
屋里只有我自己了,天都快黑了,我一个人会害怕的,你忘了我最怕黑了?
除了我就你一个活的了,你还不理我,你怎么能不理我?”
吴世勋委屈的捶门,曲腿坐在地上,下一秒门开了,朴灿烈低头看他。
吴世勋刷的一下站起来,起身太猛大脑供血没跟上,晃晃悠悠差点撞上门框。
朴灿烈拉他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到桌子前,就没再理他。
吴世勋环顾一周发现几年过去朴灿烈的品味一点也没有变好,屋子里单调的不行,非黑即白的,因为上了大学不常在家,东西并不多,却因为摆放过于随意而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吴世勋自觉的坐到朴灿烈的床上,大衣已经脱在了客厅沙发上,房间里暖融融的,没开灯,光线变得昏暗,吴世勋奔波了几天本就有些疲惫,想着在床上打个盹,却没想到很快便睡熟了。
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亮着一盏小灯,吴世勋爬起来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推开门出去,客厅里灯亮着,朴灿烈坐在沙发上读书,看他缓缓走出来,走到自己面前,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冲自己笑。
朴灿烈放下书,拉他在一边坐下,自己则站起来揉揉他的头发,进厨房给他做饭。
吴世勋打开电视,目光却不受控制飘向厨房里那个身影,最后实在忍不住,走到那人身后,靠着门框看他切菜炒菜。
“喂,朴灿烈,别为那个女的伤心了。”
开口那一刻吴世勋才发现认识几年了,自己从来没有叫过朴灿烈全名。
那人在油烟机轰鸣中仿佛没听到这话。
“我知道你听见了。”
吴世勋依旧扒着门框,踮脚尖自娱自乐。
“暂时的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说完这话吴世勋有些不自然,想不起自己是从哪里看的这样矫情的话。
“你要是喜欢她就应该尊重她做出的选择,并且祝福她前途一片光明。”
朴灿烈关火,准备餐具,示意吴世勋帮他端菜,走过吴世勋身边的时候轻声道,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圣母了?”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给他,扬着头不看他,
“和你这种俗人真是没法交流!”
朴灿烈夹一筷子青菜塞进吴世勋嘴里,
“那就别说话,好好吃饭。”
吴世勋被堵住嘴,呜呜噜噜的表示抗议,朴灿烈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睛,伸出手抹去他嘴角的米粒。
吴世勋突然就安静的埋头吃饭,在朴灿烈看不见的地方红了脸。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