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灿勋独家恋爱笔记「02」

单独成篇的小甜饼,甜甜甜甜,可放心食用。

校园系列文,简介可见上一篇。

这里温禾,静待君来。




灿勋独家恋爱笔记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朴灿烈大三的寒假在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回到临市家里复习考研,事实上家里条件怎么都比学校里好,可是,回家就意味着要和吴世勋分开啊。

朴灿烈和吴世勋家在不同的地方,搭乘火车大概两小时能到达,吴世勋从来没去过朴灿烈的城市。

朴灿烈拖着行李离校前抱着吴世勋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让吴世勋觉得好笑,拍拍男朋友肩膀,像哄小孩子一样安慰他“又不是见不到了”,心里却萌生了自己的小主意。

大学的假期普遍长一些,朴灿烈埋头在家里复习了两个星期,唯一的支撑就是吴世勋每晚十点的一通电话。春节将至,吴世勋家里忙着制备年货,亲戚朋友聚在一起,似乎每天都有活动。一连几天打电话的时候朴灿烈能感受到吴世勋身边气氛的活跃和热闹。他一方面希望吴世勋放松心情享受假期,一方面又格外思念他的小朋友。

吴世勋在假期的第二周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和家人说好出门旅行,背起背包买了车票就投奔朴灿烈去了。

候车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喧哗吵闹,吴世勋带着耳机闭目养神,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等待列车就绪。

吴世勋没告诉朴灿烈自己动身去看他,也并不知道朴灿烈家的具体位置,伴着火车一路颠簸,心里的忐忑和期待感觉也越来越真切,越来越强烈。吴世勋垂下眼睑,想象着朴灿烈见到自己会露出什么样子惊诧的可爱表情,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列车到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每个城市年末的车站都一样拥挤混乱,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拎起行囊前往各自回家的方向。吴世勋却从家出发,朝着另一个让他心安和幸福的人前行。

面对陌生的街道陌生的氛围,吴世勋还是有些无措,按照原计划打电话联系了与朴灿烈家在一座城市的同学,对方自己倒是知道,解释给不熟悉地形的吴世勋却困难重重。

吴世勋自小就因为不识东西南北被父母伙伴“嘲笑”,出了以自己家为中心方圆一千米的范围就可以说完全抓瞎,在学校的时候都是由朴灿烈带着走了好多次才记住了上不同课的不同路线。

同学很努力的讲哪个路口怎么走,把东西南北全用上下左右代替,终于勉勉强强说完了朴灿烈家小区的地理位置,说了大半天弱弱的提醒吴世勋为何不用手机设置导航一路领着他过去,吴世勋才恍然大悟。

从火车站跟随人流就顺利进了地铁站,买卡充钱倒是和自家那里套路相同,按照提示方向寻到了正确的车次,吴世勋背着包混在人群中,紧紧攥着手机。

地铁很挤,吴世勋被压在靠门的位置,把背包圈在怀里,车厢里空气的温度不断上升,吴世勋趴在扶手上感觉心累。

与吴世勋赶路的不容易不同,朴灿烈的一天过得风平浪静,照常学习,照常锻炼,还被表妹被迫陪她逛商场给她男朋友买新年礼物,看着姑娘殷切的在精美礼品中挑来挑去,朴灿烈想到了自己的小朋友。小朋友大概是在读书吧,小朋友是不是又玩手机了,小朋友有没有出门活动啊,小朋友会不会和朋友们聚一聚……他却没有料到,小朋友已经到了他的地盘上,正对着公交线路图毫无头绪呢。

面对密密麻麻的线路图,吴世勋路痴的本质显露无疑,问了好几个车站等车的陌生人才清楚自己应该搭乘的线路和应该下车的位置。

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吴世勋找了个安静的街心公园表示已经平安到达,让父母不要担心,并且再三保证自己不日就会回家。挂掉电话他深深叹了口气,心里却一点也没有后悔,想见朴灿烈的心情愈加强烈,只差迈开腿奔跑——如果找得到方向。

晚上七点的时候吴世勋终于站在了朴灿烈小区门口,灰头土脸,疲惫不堪。换了三辆车绕着市中心跑了两圈,堵在街上一动不动将近一个小时,吴世勋困得不行却一刻也不敢睡,强撑着精神看窗外陌生的景色,公车最后到站,他跳下来,深吸一口气,直觉得身心都不太愉悦了。

站在小区门口,吴世勋是真的没办法了,提供路线的同学也不清楚朴灿烈究竟住哪一户,门卫室做登记的时候一位妇人刚巧出门去,门卫叔叔喊住她,指着吴世勋问她是不是认识,吴世勋恍然,这大概就是朴灿烈的母亲了。

夜色朦胧,吴世勋看不太清她的相貌,只模糊感觉应该是位蛮和善的阿姨,阿姨听说吴世勋的来意,竟也没怀疑,亲自打电话给朴灿烈,通知他下楼接人,自己又继续出门散步。

朴灿烈扔下电话从椅子里跳起来,套上棉袄穿上鞋就要甩门出去,猛然想起来没拿钥匙又冲回去取钥匙,顺便把手机从床上抓起来塞在口袋里。

电梯的速度仿佛突然变慢了,朴灿烈听着循环播放的广告有些耐不住性子,盯着不断减小的楼层数,门一开就冲了出去,门外等电梯的人被他吓得一个激灵。

在自家楼前的小片花园里看见了那个穿着和自己“情侣款”棉服的身影,朴灿烈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减缓了速度,放轻脚步挪到那人身后,吴世勋察觉有人,正欲转身,就被来者抱了满怀。

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让吴世勋欲罢不能,闭了闭眼睛,更缩进他怀里。冬日的风冻的吴世勋手脚冰凉,耳朵尖红红的,朴灿烈看着便心疼不已。

远处有老人呼唤孙子的声音,吴世勋急急忙忙脱离朴灿烈的怀抱,转过身来看他的笑容,目光中带了自豪的设神色。

朴灿烈宠溺的对他笑,他是朴灿烈的小朋友,朴灿烈最拿他没办法,只想把自己拥有的全部奉上,只想尽自己所能为他实现愿望,只想把他抱在怀里,牵住他的手一路向前,沿途的艰难险阻都不害怕,以爱为滋养,朝着心中共同的终点前进。

这是朴灿烈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吴世勋第一次听他说起,先是嘲笑他的肉麻,随即却把头埋在他胸口,拼命摇了几下,嘴里呜呜嘤嘤嘟囔一句了什么,朴灿烈没有听清,幸福的感觉自然再真实不过。

那天晚上吴世勋在朴灿烈床上过的夜,两个人挤在一处,感受对方的体温。

朴灿烈禁不住吴世勋软磨硬泡,在他耳边轻轻哼唱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吴世勋摇头晃脑给他打节拍,忽而侧过脑袋在朴灿烈脸颊上亲了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像只小白兔,不好意思的缩进被子里,关了灯朴灿烈还是能看见他红红的耳朵。

朴灿烈收紧了环抱吴世勋的手臂,在他额头落下一吻,拥着他沉沉睡去。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