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灿勋独家恋爱笔记「05」

平安夜&圣诞节小甜饼掉落

因为今晚有喜欢的古风歌手的公演直播所以一晚上都很激动光顾着看微博差点忘记要发文!

依旧甜甜甜甜甜,祝大家最近好多节日都快乐啊,笔芯

这里温禾,静待君来。






灿勋独家恋爱笔记

予你一片相思入骨

每年圣诞节临近,大街上都是别样一番热闹景象。年轻人对于这纯粹的洋节显示出越来越高涨的热情。商场里从早到晚跳跃着铃儿响叮当欢快的节奏,餐馆服务生带好圣诞帽站在门口对顾客笑脸相迎。
学校里也压抑不住兴奋的气氛,与期末一同将至的圣诞和元旦显然更有魅力,有社团自费购进装饰用的铃铛彩灯和绢花,把小树林的几棵不算高的松树打扮的像模像样,一连好几天晚上有人专门来参观。
学生会正紧锣密鼓准备一年级的迎新年联欢晚会。吴世勋作为文艺部的副部长已经在礼堂盯排练盯了好几天,各个社团一遍遍走台,试妆,配合主持人一起衔接,串场,几百号人在礼堂进进出出。身着缀花礼服的姑娘涂了厚厚的粉底,擦了夸张的眼影,眨着睫毛刷的明显有些过的眼睛在舞台一边玩自拍,她是今年的女主持人。吴世勋目光落在她身上几秒,不由得回想起去年晚会的主持人队伍,竟只记得朴灿烈一人。这个礼堂是最初遇见朴灿烈的地方啊,吴世勋闭了闭眼睛,轻笑出声。时间过得真快,一年多长啊,不也还是说过去就过去了。

舞台上出了新状况,吴世勋从一旁走上去协商,安排好一组串烧的顺序,重新回到位子上坐下,才发现不过半小时礼堂里人少了将近一半。主持姑娘卸了妆,露出原本清秀的容颜,几乎是蹦蹦跳跳到礼堂门口,有个高个子男生靠着门框冲她笑。男孩子接过她的背包,牵住她的手,两个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走廊尽头。
吴世勋无声的叹了口气,已经快有两个月没见到朴灿烈了。从十月底自己跟着社团去外地参加志愿服务开始,辗转三四个城市,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月中旬。朴灿烈闭关专心准备考研,吴世勋十二月又忙着新年联欢,害怕自己早出晚归打扰朴灿烈作息,搬回学校宿舍待了一个月。每晚从教室回来都将近十点,也不敢轻易和朴灿烈打电话,草草收拾一下就窝在床上休养生息——多半是抱着手机看微信,朴灿烈有时候会发消息过来,说不了几句话吴世勋就要催他去睡觉,尽管朴灿烈多次表示他自我感觉问题不大,吴世勋还是很担心很忐忑,不允许朴灿烈有半分松懈。朴灿烈下线之后吴世勋会翻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从刚认识的时候开始,三天两头会有朴灿烈嘘寒问暖的问候,到后来正式在一起,几百页对话想不起具体内容只记得满满的全是温暖和幸福的感受,再后来自己搬到了他的小屋里,发送的消息多了许多有关询问对方何时回家以及今晚谁做饭的问题。吴世勋偶尔会发一条微博,朴灿烈总是第一个点赞,在评论里夸赞吴世勋的机智或是可爱,后来吴世勋勒令他禁止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朴灿烈捂着胸口装作心痛,嘴上讨伐吴世勋不爱他的搞笑模样深深的印在吴世勋脑海里,每一次温习都会不经意间带了笑。
圣诞节临近,意味着朴灿烈的考试也临近了,好巧不巧正安排在圣诞节前一天。吴世勋知道以后闷闷不乐了好一阵,本来打算去考场外等朴灿烈,结果一大早被部长叫到学校帮他监督第一次彩排。从早晨飞奔下楼的途中给朴灿烈发了加油短信,到现在夕阳西下,最后一个留在礼堂排队形的节目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整天吴世勋的心情都颇不平静,吴世勋感觉自己可能比朴灿烈本人都紧张。
关了灯锁好门,部长来电话感谢吴世勋,吴世勋让他安心陪女朋友,并表示部长欠自己一顿饭。

吴世勋给朴灿烈打电话,对方没接,吴世勋看了看天色,决定先回一趟宿舍再去找朴灿烈。
宿舍门锁着,屋里没人,按亮电灯,吴世勋看见自己的桌子上放了一个宝蓝色绸绒的饰品盒子,盒子底下还压着一张纸。
吴世勋打开盒子,一时没明白静静躺着的东西是什么,轻轻挑起来,银制的骰子里扣着一枚红润饱满的红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吴世勋含笑展开折叠的白纸,是熟悉的飘逸的字迹,
“在家等你”

吴世勋顾不上收拾东西,抓着饰品盒子转身跑下楼,宿舍门在身后合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奔跑带起的风夹着寒意侵袭耳朵,吴世勋很快冻得耳尖和鼻尖通红。
老旧小区有些安静,路灯昏暗,各家灯火陆陆续续点亮,吴世勋不由得放慢步子,这个不算繁华不算热闹的小巷承载了自己和朴灿烈近一年的幸福回忆,竟真有几分如他所言,像是两人的小家。
朴灿烈也好,吴世勋也好,都清楚两个人这样小小的温热和幸福总有一天将被现实无情摧残,他们都希望可以在艰难时抓紧对方的手,有他在就不会害怕。

深吸一口气,指节轻叩门扉,在朴灿烈开门的瞬间扑进他怀里。
朴灿烈被冲撞的突然,侧了身子把吴世勋压在一旁墙面上。
吴世勋抬起头亲朴灿烈的嘴唇,朴灿烈在他唇上轻轻一点,无奈的笑,抽身要去关门,吴世勋拽住他衣角,走到哪跟到哪。
木门合上,朴灿烈推着吴世勋进屋坐进沙发,俯下身子温柔的吻他。吴世勋把骰子塞进朴灿烈手心里,双手环住他脖子,把朴灿烈也拉到沙发上。朴灿烈借力把吴世勋压到身下,吴世勋头发贴着沙发柔软的布料,朴灿烈温热的鼻息触碰着他微合的眼睛,睫毛被刺激的一颤一颤,心里却满足无比。
朴灿烈终于放过吴世勋的唇,拉着他在沙发上坐好,帮他脱外衣,任他八爪鱼一般缠在自己身上。
“灿烈,我好想你。”
吴世勋乖巧软糯的声音似猫爪轻挠朴灿烈的心脏,朴灿烈揽吴世勋在怀里,嗅他身上独特的味道,
“我也想你。”

“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
朴灿烈在背后抱着吴世勋坐在沙发上,双手伸到吴世勋面前,把玩小巧的骰子。
“喜欢啊……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
朴灿烈解开链上的活扣,把骰子挂在吴世勋脖子上,吴世勋的脖颈细而白皙,银制吊坠素雅大方,和他气质很搭。
“因为太想你了啊,以后不许这么久不见我了……”
“又不是我的原因……啊喂,你!”
朴灿烈低头去吻吴世勋的脖子,轻轻咬在吴世勋最敏感的地方,微妙的酥麻感觉让吴世勋软了身子红了脸。
吴世勋挣开朴灿烈的怀抱,转过身把脑袋靠在他胸口,朴灿烈复而环着他。
“今天是平安夜啊,时间过得真快……”
“今天是平安夜,世勋都没有给我准备礼物诶,好伤心,我要补偿!”
吴世勋对着朴灿烈睁大眼睛,故作委屈的表情哭笑不得,
“你要什么补偿?”
“嗯……不如世勋你把自己送给我吧?”
吴世勋一下子红透了脸,羞恼的拍打朴灿烈胳膊,
“瞎说什么啊你?!”
“哎哎哎世勋世勋你想到哪去了啊!
我是想说,你把自己送给我,我会好好珍惜你,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
吴世勋这下更加羞赧,埋着头在朴灿烈怀抱里,说什么也不肯看他,朴灿烈心里的幸福感觉饱涨,紧紧抱着吴世勋不撒手。

“勋儿,我爱你。”
“……”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没什么。”
朴灿烈揉着怀里人蓬松的头发,脸上的笑容掩饰不去,
“我知道,你也爱我。”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