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那些年的长篇脑洞梗概【主灿勋】

其实曾经我也希望自己是一个长篇写手,直到弃了自己的第三篇文才明白或许小短篇才最适合我……
舍不得扔的脑洞谈不上好,但至少是从前的一点灵感,写的乱七八糟大家见谅。
这里温禾。


主灿勋,副CP大概是牛勉牛鹿……






吴世勋十二岁那年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认识了朋友的哥哥朴灿烈,那年朴灿烈14岁。
经过交流两人发现对方和自己有很多共同语言,朴灿烈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吴世勋。
随后吴世勋升入初中,正好与朴灿烈同校,两人很快成为朋友,从最初朴灿烈主动邀请吴世勋共进午餐发展到吴世勋会买了甜点跑去朴灿烈班里送给他,朴灿烈的同学都知道他有个长得很好看的弟弟。
朴灿烈离开初中以后不能再每天看见吴世勋,高一高二每周日下午都会在两人曾经一起学习的凉亭见吴世勋一面,有时候一直等到夕阳西下还不肯离开。
看着吴世勋长高长大,越来越清秀挺拔,朴灿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吴世勋生日的时候朴灿烈陪他出去逛街,禁不住吴世勋软磨硬泡容他喝了半罐啤酒,吴世勋却不胜酒力,软绵绵的搭着朴灿烈肩膀走在大街上。朴灿烈把他半抱在怀里,感受他的气息感觉自己好像也醉了,心跳突如其来的加速让朴灿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喜欢上吴世勋了。
吴世勋暑假跑出去打工,在咖啡厅邂逅了满腔热情的大二学生鹿晗。鹿晗和同伴计划一起创业,几个人把据点安排在咖啡厅角落的隔断里。吴世勋借着端茶倒水在一旁听鹿晗侃侃而谈,有关梦想,有关未来的豪言壮语让十五岁的吴世勋震撼又振奋。
同伴各自散去后,鹿晗发现了站在门口年轻的男孩子,冲他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进行自我介绍。通过与鹿晗的交流,吴世勋坚定了要去鹿晗的大学的信念。
朴灿烈家中安排他出国读大学,临走前他告诉吴世勋自己对他的感情不只是对朋友那样单纯,他表示不需要吴世勋回应,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走的那天吴世勋能去机场送送自己。
吴世勋被突兀的告白打的措手不及,想到朴灿烈就会有无可抑制的心动感觉,这样的发现反而让吴世勋更加不安。朴灿烈出国在即,两人家庭条件差距也比较大,再加上吴世勋不敢又不愿承认自己是所谓的“同性恋”,十几天时间过得十分纠结。
与此同时学校却传出朴灿烈和校花在一起了,两人要一起出国上学的八卦绯闻,吴世勋心乱如麻,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知触动哪根神经,烦躁的要命。
朴灿烈临行前找到鹿晗,请他帮忙好好照顾吴世勋,鹿晗不明所以,几天后遇见吴世勋,才知道朴灿烈已经出国了。
吴世勋没去送朴灿烈,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飞机起飞的时刻眼泪落下。

吴世勋如愿考入鹿晗的大学,报道的第一天吴世勋在校园里扯住鹿晗的袖子,指着不远处帅气的男孩子说,“我要追他。”
男生名叫金钟仁,学跳舞,是某娱乐公司的预备艺人。吴世勋想尽办法去靠近金钟仁,故意在他面前摔倒 被他扶起来,作为感谢连续一个星期给他送保持形体的营养餐,一来二去终于熟识。
吴世勋放弃了做设计师的梦想,半路出家学化妆,在毕业后跟着金钟仁做助理。四年的时间里吴世勋一次也没有对金钟仁说过喜欢,只是默默守在不远处做自己能为他做的所有事。
鹿晗不相信吴世勋真的那么喜欢金钟仁,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尽管吴世勋表现出对金钟仁极大的兴趣,他始终觉得朴灿烈在的时候吴世勋才最快乐。
在吴世勋的介绍下金钟仁认识了鹿晗,相比起小孩子心性的吴世勋,金钟仁似乎对成熟儒雅的鹿晗更有好感。吴世勋有意无意对鹿晗抱怨,鹿晗伺候干脆拒绝了金钟仁所有的单独邀请。

朴灿烈回国的消息是鹿晗带给吴世勋的,在他们常去的那家咖啡厅,吴世勋窝在沙发里,一声不吭的红了眼眶。
然而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他就恢复正常,风风火火地抓金钟仁补妆上通告。
某天金钟仁接了一个私人行程,出席一家企业的周年庆,吴世勋非要跟着一起去。
礼堂坐满了人,吴世勋被拽着往前走,莫名其妙地坐在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
宴会开始,许多人上台致辞,吴世勋不好意思看手机,目光只得落在台上陌生的主持人身上,神思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朴灿烈作为分公司领导第一次公开露面,站在台上才发现眼前熟悉的人影,那人怔怔的盯着他看。
吴世勋不知道朴灿烈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只看到朴灿烈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温柔。
从宴会回家的路上吴世勋一直在哭,鹿晗把他揽在怀里轻声安慰,金钟仁开着车一句话也没说。
回到住所鹿晗把吴世勋按在床上问他和朴灿烈究竟是怎么回事,吴世勋矢口否认,鹿晗直视他的眼睛让他不要逃避。

朴灿烈的表哥吴亦凡从加拿大回国,打电话给朴灿烈让他去接机。
在机场朴灿烈遇见了去接金钟仁和吴世勋的鹿晗,鹿晗提议说找个地方坐坐,朴灿烈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鹿晗直截了当地把吴世勋和金钟仁的现状告诉了朴灿烈,还有那次偶然遇见朴灿烈以后吴世勋反常的表现。
鹿晗说吴世勋一直在回避有关朴灿烈的所有信息,但是他能看得出在吴世勋心里朴灿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和金钟仁不一样的存在。
朴灿烈只有叹息,垂着头不说话。
鹿晗让他想想清楚,或许他主动一点就能有不一样的结局。

在机场门口一行人再次遇见,吴亦凡身旁是身形娇小的金俊勉,吴世勋困得睁不开眼靠在鹿晗肩膀上昏昏欲睡。
朴灿烈冲鹿晗点了点头,吴亦凡顺着目光看过去正好对上鹿晗眼里含笑的瞬间。

金俊勉是吴亦凡母亲朋友的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十岁的时候家庭遭变故,吴亦凡的母亲心疼他,把他接到自己家抚养。
全家前往加拿大的时候也带着他,吴亦凡比他大一岁,几年的相濡以沫,两人似乎顺理成章地就走到了一起。
吴亦凡回国后帮着朴灿烈打理公司事务,一次应酬的饭局上又一次见到了鹿晗,吴亦凡主动打招呼,和鹿晗相谈甚欢。
由于业务联系,吴亦凡连着几个星期约鹿晗一起吃饭,有时候也会一起看场电影,鹿晗不拒绝吴亦凡的邀请,这样一个成熟的帅气男人很合他的胃口。

金俊勉和吴世勋是在加拿大认识的,一年前跟着金钟仁去度假,吴世勋在滑雪场摔倒,手被冰刀划破,周围没有认识的人,金俊勉把他扶起来,帮他检查伤口,两人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朴灿烈请求金俊勉帮他追吴世勋,金俊勉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
吴世勋再次遇见金俊勉果然很开心,尽管他主动承认自己和朴灿烈很熟,一同出游也常常叫着朴灿烈一起。朴灿烈一如从前对吴世勋很好,却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照顾着吴世勋。
温柔善良的金俊勉像是邻家哥哥,在他面前吴世勋可以肆无忌惮的玩闹。
吴世勋以为鹿晗大概工作忙所以两人联系的次数减少了,所以和金俊勉一起消磨的时间越来越多。
偶然听金俊勉谈起自己家里有吴世勋找了许久的一本纪念版时尚杂志,吴世勋央求跟他回家去看。
金俊勉开门以后屋子里一片狼藉,散落的衣服到处都是,房间门虚掩着,屋里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传出来。
金俊勉就要栽倒,被身后的吴世勋扶住,坐到沙发上,眼泪不住的滑落。
吴世勋也是惊慌失措,情急之下拨通了印在脑海中的号码,对方很快就接起电话,有些难以置信的唤了一句“世勋”,让吴世勋也红了眼眶。
朴灿烈赶到的时候四个人都在客厅里。吴世勋盯着鹿晗,目光复杂。朴灿烈推门进去的时候吴亦凡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来干嘛”,还没等朴灿烈说话吴世勋就扬起声音顶回去,金俊勉拽住他示意他别说了,吴亦凡甚至冲上来就要动手,朴灿烈挡在吴世勋前面喊了一句“哥”。
闹剧的最终收场是鹿晗一句话没说开门走了,吴世勋追出去,朴灿烈看着落泪的金俊勉叹了口气,也跟了出去。

吴世勋很生气鹿晗在知道了吴亦凡和金俊勉的关系之后仍然不肯离开吴亦凡,鹿晗讽刺他不知道主动争取就不会有好结果。
吴世勋怔住了,鹿晗这么多年没有和他用这种语气说过话。
鹿晗始终冷笑,说他把吴世勋当亲弟弟待了这么长时间,吴世勋却连一句实话都不肯和自己说,那干脆朋友也别做,以后两个人谁也别管对方的事。
说完鹿晗就抛下吴世勋走了,朴灿烈把吴世勋抱进怀里带回自己家,吴世勋抖动的身体和脸上的泪痕让他心疼不已。
朴灿烈又一次和吴世勋告白,吴世勋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把头放在他肩膀上哭的梨花带雨,抽抽噎噎之后重重的点了头。

金俊勉和吴亦凡分开了,一个人去了大洋彼岸的国度,吴世勋和朴灿烈给他送行的时候他已经很平静了,坦言自己不可能一辈子靠别人,需要学着一个人生活。
吴世勋害怕又尴尬的带着朴灿烈见了金钟仁,没想到金钟仁开心的笑着祝福他们,还和朴灿烈熟稔的开起了玩笑。
吴世勋缠着朴灿烈问他是不是和金钟仁认识,朴灿烈敷衍他说没有,吴世勋有点生气,朴灿烈重重的吻住了吴世勋的唇,把吴世勋亲的七荤八素,忘了自己的问题。
鹿晗最后也没和吴亦凡在一起,草草地分了手收拾东西辞职,白手起家开了公司。
金钟仁免费给他做代言人,吴世勋也主动道歉,把自己的事情说开,三个人比从前更加自然的相处。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