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远诺」在记忆里寻找明天Ⅱ

站在床边的两人沉默半晌,床上的人只是静静的看向窗外,忽而喉咙发痒,开始咳嗽,直呛出眼泪来。
“尤诺!”
金发少年看她几秒,把目光投向一直不做声的男人身上,
“喂,木头哥哥,这是哪儿啊……”
他声音有些嘶哑,因为受伤有气无力的,一句话说的很轻,尽远只听得一句“木头哥哥”,不禁皱了皱眉。
“木头哥哥”是八年前他与尤诺初见时尤诺对他的称呼,那时候他一心为弥幽的事担忧,无暇顾及其他,每日步履匆匆躲过各处追查,在阿斯克尔领主家暂寻帮助的时候,八岁的尤诺曾想要与他交好,也被他忽略掉了。
因为整日不说话,面容也总是严峻的,尤诺稍稍有些不满,常常背着他嘀咕“就是个木头嘛!”后来越发明目张胆到当面不再叫尽远哥哥,而是改称木头哥哥,这个称谓只存在了很短一段时间,再后来尤诺便连一声哥哥都不肯再叫他了。
如此想来,记忆错乱,难道尤诺的记忆退到了八年前吗?
他走上前去,在尤诺床前站定,未等他想好如何开口,尤诺又轻声道,
“木头哥哥,昨天我翘课跑出去玩的事,你别告诉我爸妈好不好……
   我可以送你一块莎华宝石,好不好?”
是了,尽远想,这便是八年前了。那次尤诺逃过了学校的课目,跟着一群普通人家的孩子去寻莎华宝石,路上遭到几个比他们年长的能力者挑衅,正巧被尽远遇见。尽远帮他摆平了事端,没有向领主告状,尤诺很是感激,再见尽远时主动示好,从此两人的关系渐渐暖化起来。
“尤诺,我是谁?”
“尽远,尽远哥哥…尽远哥哥,拜托…”
尽远看他金色的眼眸,目光澄澈透出可怜兮兮的哀求,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这样的尤诺很少见,可每一次看到,都会让他的心狠狠地揪起。他不由得回想起尤诺临行前他们的最后一次交谈,那天晚上的尤诺也对着他露出了这样的表情,甚至眼里还闪着泪光。
尽远不忍再想,坐到床边,安抚的握住尤诺的手,
“我会帮你保密的,乖。”
“尽远哥哥,这是哪里啊?”
“这是医院,你身体不好,先休息一会儿吧,再睡一觉,睡醒了我再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你,好不好?”
尤诺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慌,
“那,那你不要走!”
“我不走,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一醒来就能看见我,好不好?”
尽远抬起两人交握的手,轻轻晃了晃,
“尤诺乖,快睡吧,多休息身体才会好起来啊……”
尤诺听话的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尽远小心地松开手,帮尤诺整理好被子,起身回头,正对上瑞亚诧异的打量。
“怎么?”
“没……只是觉得,你们关系真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