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远诺」在记忆里寻找明天Ⅴ

“殿下,您喝茶。”
桌旁端坐的男人抿着唇,脸上不见表情。尽远把茶盘摆到他面前,在他身边坐下。
“你要请假,就是为了照顾他?”
男人缓缓道,语气同面上一般冷冷的,尽远倒是习以为常。
“是,尤诺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不是很好,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
“为什么不送他回家?”
舜微微蹙眉,手指捏着茶杯放到桌子上。
“……”
尽远起身向舜致意,轻手轻脚进了一个房间,尤诺裹着被子睡在床上。尽远为他掖好被角,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才又轻轻出去,掩上了房间的门。
“领主和夫人还不知道他受伤的事,能瞒还是尽量瞒住吧,别让二老为他担心了,他在这边就由我来照顾。
殿下,我不会一直告假的,我在家陪他,等他状态好一点就可以放他自己在家了。而且医生说,过一段时间可以试试手术,或许能恢复他的记忆。”
尽远讲话不疾不徐,从来都是这样,面对太子殿下不卑不亢,端庄有礼。舜于他来说是朋友,但是在朋友之前,舜首先是他的直属上级。两人的身份差异尽远时刻铭记在心,所以他几乎从不曾在任何场合没了礼数,失了分寸。
舜直视尽远的绿瞳,一瞬不瞬,尽远被看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只好又开口道,
“拜托殿下。”
声音又低沉了些许,一字一句。
舜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到紧闭的房门上,尽远微微颔首。
“你们是什么关系?”
尽远一怔,
“什么?”
“没什么。”
舜复拿起桌上的茶盏,尽远为他添茶水,两人都没再讲话,空气一时很是安静。

·

“尤诺!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醒了叫我吗,不能这样出去,你穿太少了,进屋来再添一件衣裳。”
尤诺从房间探出头,一步都还没往外迈就被尽远拽了回去。
“木头哥哥我不冷……”
“那也不行,快穿上!”
房间里拉着窗帘,没开灯,尽远拿过尤诺的外套,扣着他的肩膀让他不要动,通开袖子让尤诺把胳膊伸进去。
尤诺嘟着嘴不再理他,手臂却乖乖伸开,尽远环住他的腰,把他带到自己怀里,一只手指轻轻戳他的脸颊。
“听话,身体重要,你可不能再生病了,嗯?我们尤诺最乖了,是不是?”
“哼!”
尽远轻笑,揽着尤诺的肩膀带他出去。
舜的目光从房门打开便落在两人身上,扫过尽远含笑看向尤诺的眼眸,扫过尤诺略显苍白的面颊,扫过尽远搭在尤诺肩上的手臂,神色复杂。
“这是太子殿下,是我的上司,你们认识的,快和殿下问好。”
“参见殿下。”
舜一笑掩盖了面上先前所有情绪,
“你可从来没对我这么恭敬过。”
他起身走到尤诺面前。
尤诺哪里记得他是谁,看他走近,下意识就往尽远身上靠。
“殿下……”
尽远揽住尤诺,一只手虚挡在他身前,
“他失了记忆,防备心强,还请殿下多包涵。”
舜定定的看尽远安抚式的轻拍尤诺肩膀,尤诺形体小巧,缩在尽远臂弯里越发显得乖顺。从前眼神里的骄傲淡了不少,取而代之却是抹不去的茫然和恐慌,一双大眼睛几乎噙着泪,直直的望进人心里,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