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寧

因为深爱着美好的他们,所以努力学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温禾,静待君来。

微雨燕双飞『壹』


·
灿勋1V1

破镜重圆

顺时针(进行时)∪逆时针(过去式)

Happy Ending
·
欢迎各位。



顺时针「01」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吴亦凡踢踏着拖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颇有些气急败坏之态。
“他能去哪?你说他能去哪?他工作都是临时的,在这个城市里没亲没故就只有你,现在是怎么样,连你都不要他,把他赶走了?
你不想要他你带他来找我呀!你不要他我要啊,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这么多年我看着他这个样子我都要心疼死了,最后你就这样对待他的是不是?
朴灿烈你,你心里在想什么啊?”
沙发上的男人垂着头,捏着染上体温的信笺,纸上墨里还有那人的气息。
“我没有赶他走,亦凡哥,我不想他走,真的,我原本都已经想好的,我们的纪念日快到了,我已经打算好向他求婚的,我…他就这么走了,我才知道我原来从来没让他有过安全感,哥、我对不起他……”
声音渐渐哽咽,头又垂得更低,朴灿烈一副犯了错的孩子形象让吴亦凡有火也不好冲他发泄。
“他究竟为什么要走?发生什么事了?”
吴亦凡抢过信纸,靠在桌边看向朴灿烈。
“尹恩熙…回来了。”
吴亦凡身体一震,挑眉抬头,目光里添了一抹凶狠。
“朴灿烈,人心都是肉长的,吴世勋这么多年为你付出的一切大家有目共睹,你要是为了这个女人就这样把他甩了,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啊?”
“亦凡哥,你放心,我不会答应她的任何要求了,我们早就结束了,我现在,只想找到世勋。”
朴灿烈长舒一口气,抬起头,平日里盛满笑意的眼眸迷茫无神,一夜之间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你还是该上班上班,我往家里打电话问问,那个女人要是再找到你,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有数。”
吴亦凡没再过多停留,敦促着朴灿烈去休息,关上门就走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男人双手抱头,再也抑制不住痛苦挣扎,
“世勋……”
他喃喃道,
“是我错了,你去哪了……”
声音越来越低,
“我爱你啊。”

评论

热度(2)